我以前非常、非常討厭『認命』二個字。
因為我所看見的,那些說『認命了』的人們,都是一副無耐又悽苦的神情,好像一點辨法也沒有,只能被命運拖行、渾身是傷。

我覺得我總是能扭轉情況,雖然不是最好的結果,但是我從來不坐以待斃。
我不想認命,不想什麼都不做就投降。

自從開始處理媽媽的債務事情後,確實母女關係越來越緊張,我很努力的想要把問題解決,焦點都在現在能做什麼,未來就可以有什麼改變。而媽媽卻一直自責、一直沈溺在過去的悔恨和怨懟上,覺得自己的命運真的很苦。我每天回到家裡後,就要面對一個不開心而且充滿負面能量的母親。我承認這樣面對她,我很痛苦,而且我擔心女兒被影響。

慢慢的,和媽媽的關係就越來越不好,我找不到方法讓她改變想法,過快樂一點的日子。
慢慢的,我開始會覺得如果不要有這些事情,我是不是可以帶著女兒快樂的做賀寶芙?而不是面對這麼巨大的壓力,逼自己要快速成長,我的朋友跟我說:『妳太辛苦,我不想跟你一樣』。有誰知道我是在加速成功的到來?又為什麼要這麼做?

工作時的成就價值,讓我還能感到開心,但是一回到家裡,一種莫名的情緒就上來。

莫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